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徒步墨脫-2

翻越喜馬拉雅山脈

    進墨脫,先要翻過喜馬拉雅山脈上海拔4221米的多雄拉山口,晚上一定要到達下一個驛站拉格。早上6:00起床,我坐上了去山口的軍車,車上載滿了已經打好包的物資,30多個背夫緊緊地擠在一起,車廂上面有弓型的鐵柱子,但沒有車篷,我上車早,就站在車中間,身靠在一個大包上。人越上越多,又有幾個人擠到我身邊,不斷有人在使勁踩我的腳,我趕忙把腳抬起來,誰知這一抬起來就再也下不去了,下麵全是腳,我竟無立錐之居,只好向上移動,不一會我就站在高高的物資包上了,但這些包上也坐滿了人,有些背夫還不讓我踩包,我手抓弓型鐵柱,車子一震動,整個身子就擺動。

    車上坐的有一部分門巴人,他們也是為修橋運物資的。解放前門巴族是個母系氏族,現在男人們也幹活了,但這輛車上最小的還是一個門巴女孩,後來我得知她才8歲,叫姑姑拉姆,門巴族的女孩子發育早,十二三歲就結婚了,她們要過早地挑起家庭的重擔.不一會兒,姑姑拉姆也被擠得手攀鐵柱腳不沾地了,包上也沒地方了,她是太小了,擠不過別人,我是因為沒經驗,最好的位置被擠掉了,後來姑姑拉姆的腳終於找到了落腳點,她就放鬆手臂的力量,踩了下去,唉!她哪里知道,那是我的腳啊,踩就踩吧,才8歲,怪可憐的。由於站得高,突然路邊懸崖裏一根樹枝橫掃在我的臉上,半邊臉頓時就木了,接下來耳朵火辣辣地燒著疼,我一動不敢動,把頭深深勾下去很久很久。

    到了山腰,軍車已無路可走,車上的包紛紛卸了下來,大家開始翻山了,我遇到了一個12歲的門巴男孩,他名叫運動,身背50斤的水泥去背崩解放大橋,門巴語對男孩的稱呼為“郭達”,對女孩稱呼為“烏姬”,我聽後感覺有點彆扭,女孩子應該叫“蔡明”才對呀!

    姑姑拉姆在吃早飯,也就是一個餅子和鹹菜而已,她要去墨脫縣城,背了一個竹筐,裏面是30斤食用鹽,加上自己帶的吃的,有35斤之多,但她卻是那麼纖細,體重最多也不過50斤呀。

    我們開始爬山了,這裏的山很陡,轉過幾條山道,抬頭往上望時,我心裏一陣發麻,傻眼了。多雄拉的山坡整個是一塊陡峭的大玻璃鏡,白刷刷的一片,這怎麼上去?

    就是在這座山上,1985年夏,為科學考察隊背儀器的5名戰士,全部把自己的熱血灑在了這裏;1987年夏,軍分區組織的騾馬運輸隊,有94匹牲口跌落在山間峽谷中,草叢中的骷髏、亂石間的白骨,常令人毛骨悚然,不寒而慄。

    由不得我多想,走吧,專找有雪坑的地方走,我找到一根竹棍,拄著它艱難地一步步移動。將近山頂,積雪越來越厚了,天氣寒冷,雪都凍上了,這樣也好,避免踩到浮雪上陷進去。

    12:00到達了山頂,我站在這裏休息了片刻,四周都是皚皚白雪,想起還要走好幾天才能到縣城,我的心不僅灰濛濛的。接下來是下山路,全是陡峭的大石頭,一步間的落差有一尺多,無數條雪水似銀漣般從山頂傾瀉而下,我時而扶岩而下,時而躍澗而過。

    下午17:00到達了拉格,拉格是個地理名詞,僅有兩間臨時搭建的木屋,裏面有一位門巴烏姬,這裏是個小賣部兼簡易驛站。天色漸暗,我在附近徘徊尋找宿營地,在距小木屋約300米處有一條瀑布,瀑布下方是一片平地,上面有幾個熏黑的石頭和一堆木柴。我就地取材,把帳篷塔在那裏,取出飯盒燒水做飯,木柴潮濕,濃煙滾滾,我爬下用口吹氣,雖說弄得篷首垢面,但火卻越燒越旺,我煮上米,燒好罐頭,撥弄著火堆,聽著身旁的瀑布聲,體驗一下祖先的原始生活。
返回列表